Tuesday, August 19, 2008

18 august 2008

伟杰好像有心事
感觉好像也很严重

打击好像真得很大
没看过他那么不想理我
有被吓倒...

不知道怎么样列...
其实不开心就讲嘛..
可以讲出来的..
我可以借任何一个人肩膀靠一靠
哭一哭...

哈哈..
想到我很本的时候
有一次很不开心
然后在新厂看到凯俐
就跑过去..抱住了他
哭了...

或许很多人吓倒
可能凯俐也被吓到瓜...
那次好像是第二次再班上的人面前落泪

凯俐并没有出声
让我抱着哭
让我冷静
那时真得很谢谢他..

所以...
我也愿意把肩膀借给任何一个朋友
我希望我也能够为别人付出
在路口帮助大家

不要害羞
有哭一定要说
要开心哦...

伟杰
我觉得你一直都很压力
你都不合别人说心事
你说在你还没说出口前
你已经自己解决了...
但这几天我发现不是那样的..
你啊...
不是把事情解决了...
二是对事情认输了
或者把它隐藏起来
收起来...
那样你会越积越多

垃圾箱也会有爆满的一天哦...
你一改找一个适当的环保箱
把你的垃圾掏出来
淘空你的垃圾桶
然后阿...把他拿去再循环后就是另一个东西了..

看到这里
不要说我不了解你...
因为你也不了解我
我和你说你不了解我的时候
你说我是借口
所以你也不能够说我不了解你...

我说过了
我只相信我看到的
和我的感觉...

有句话说...
是看你要比较相信感觉呢?
还是要比较相信眼睛?

我其实相信我的感觉多国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
就那样..

你呢?
有些问题面对好过逃避...
当不开心过了
下一个天亮就会来了拉...

那如果你一直都不让那个恐怖的夜晚过去
那你永远都等不到你得下一个天亮咯...

加油...我支持你..
相信我...
我能够帮你

我也是从失败中站起来的人
但我不比你幸运
我的好多好多都是靠自己摸索
靠自己站起来

你们不会估计到我面对的启示有多大
所以我说了,
我会在路口等待需要我的人
我可以帮他

因为我曾经缺乏一直温暖的手
那我现在竟然可以伸出一只手给别人
我一定,也愿意...

我面对的好多好多
尤其是家里
从来压力最大就是家里
甚至有喘不过气的时候...

我以前不敢在家里哭的
就算真的真的要哭
叶等没有人在家了
我才躲起来哭

你明白那种感受马?
真得很辛苦...
现在我好多了
因为我已经把我的心放开了一些
你也能和我一样...


虽然
很多人都放不开心
或者不敢打开心去接受一个人一个事
但只要你想不是可不可以
而是你要不要
这是我的名言...

或许不是很多人知道
也不是很多人记得
但你只要想着那个就好了...

好像打开心去接受一个人不难啊...
所以我现在也明白了运杰
他真得很努力
他真的变了好多

只是他不展现给别人知道
他也是有一幅热情的心
这是不被发掘

大家都要加油...
伟杰,你可以现在开始
运杰.你可以继续加油

凯俐也一样...

我们都必须加油
不能以没怪别人错,
也要想想为什么我不去体谅别人呢?
为什么他们会有问题?
或许真正有问题的...是自己呢?
所以...
加油吧~


=================================================================================


昨晚发了好多梦
好多好多回忆
都是和拜五组的
很感慨地感觉...

好温暖..
还梦到正族人都活跃起来了...
运杰也放了好多

好好的感觉
但醒来后
又没了...
今天sms鸣薇说
我不换组了
我应该自己面对于解决自己的问题的...

或许我下礼拜真的会看到好多好多的不同呢?
期待...
应该不会再失望把

谢谢慧娴为我做的
我明白你们的用心

所以我还在等待
拜五组
我回来了...
但我不会再让你们在有机会依赖我

一些我和宝婷说过的话
他或许有被我的话吓哭了
他一直用"可是"向打断我
但我还是要说
因为我想你们明白...这个道理...

小孩长大后,
妈妈会离开他
到另外一个世界...

种子成熟后
会离开母树...

我要说的,
我有一天还是会离开
假期后,
我还在,但以后呢?
未来呢?
我不会一直都在
我把你们教会了
我就该走了

所不定哪一天
我他出门,
一个意外我就走了
所以你们一定要有为自己打算
为自己争取机会
=争取每一个现在
因为谁也没办法肯定自己有多少个以后
那为什么要让自己的现在遗憾呢?

我悲伤的故事...
我的一个遗憾...
在婆婆走那天已经留下了
我希望我不会再有下一个遗憾
我们一起把握好吗?

我相信我们可以
或许分散的时候还是会有好多的不舍
可是我们能够的就是不要让自己有遗憾

所以阿...
我也很怕...
欢送会我会欲哭无泪哦...
第一...
我一定会为运杰哭
合作了一年...
感情还满深下

还有呢...
给我很多支持的风妹
给我很多题诗的欣恬

和我闹着玩的运智
常常都笑着的文顺...

完美主义的君棣...很欣赏他

还有做过我一年组长的佩珊

我都很爱你们...
谢谢你们
给我的一切
一切的回忆

当然我也会为百五组而哭
我很爱你们><
真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