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25, 2009

25 OCTOBER 2009

睡不好.
不好睡.

等等等.
等不到.睡吧~

凌晨收到凯俐的信.
我是累得没办法回复.

梦把我吓醒.
天==
我的5800变成3310
吓死我咯==
说..上一架已经不修了.
爸爸放弃..买了新的给我 =]
黑色.

说..睡不着
拿起电话就快发信.
想..没人会在深夜救我的拉==
又不是第一次

算.
嗯..警铃响了? ==
一场虚惊
我又真得睡不着了

6点诶==
我和爸爸跑去九王爷拜拜.
说..很想念婆婆.
怎么.你不回来找我?
多希望会看到你的影子.
但是却看到好多张熟悉的脸孔,好多老人家.
始终,没有你.
说..去年今天我没去.
确实在家里哭.
想念你.
去拜拜是每一年都有的事.
可是,你走远了.就没了
我很想你~

那里,怪地说..
遇到文谦
另外..
还有个男生和我打招呼
我不认识诶..==
还是我把你忘了?
但你不可能是同校的吧~对不起.


==========

说,
为什么我总可以容易变卦
很善变吧..
我的情绪飘浮不定..

又说,
失败的==
我总是让别人无言厚?

只是,
不习惯作最后一个人

说..
我什么都不懂.
是继续还是不想深陷?
是想被占有多一些么?
如果我是你女朋友,
情况会不一样么?
如果,
那么你会给我更多么?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