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 2009

2 NOVEMBER 2009

当雨下过
当伤口被雨水洗涤。。

不痛了。

潇洒,好吗?
或许可以很好。


唯一遗憾的,
我只可以站在下雨地带的外围
欣赏那冷清的画面。
多想多想融合。



学会满足。
我只是需要。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