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10, 2009

9 DECEMBER 2009

我今天到过了旗津,爱河。。。
发现自己也会沉迷。

我又到海边吹风了。
真喜欢哪一种感觉。

差一点。一点勇气。
我会呐喊。
但是我没有做到。


我好想淋雨。
可是这里都不下雨。

后天或许会有寒流。
却始终等不到雨天。


发现我好就没有歌唱。
嗓子都枯萎了。
他不要我了。

我比较喜欢那个爱唱歌的我。
什么心情,什么时候,
我还有代表歌。
多好。


如果可以给我一个寄托。
多好。
精神寄托。
我想日子过得快一些。
好让我有追求的时间。
不是贪婪。

听说。
听说我的性格他很需要保护。
或许真的被说中没有自身的安全感。
但是,至少,至少。。我还有很强的自尊。
请捍卫我的自尊,再说保护我。
如果可以,
那为何不珍惜我。
而是为我的伤口叹息?



就是今天,画上句点。
战争不好。
但是胜利总是上风。

不是难过,
却是厌倦厌恶。
劳累。


No comments: